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
产品展示
联系我们
400-123-4567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400-123-4567
传真:+86-123-4567
手机:13988999988
邮箱:admin@baidu.com
产品二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二类 >

上面这种分野体系的第二部分称为“州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8-12-30

主的。因此它明察即可。            上面这种分野体系的第二部分称为“州郡躔次”。其中不仅列出十二次所对应的古国和十二州,还列出了该对应地区的主要州郡。特别引人注目的是,它还列出了每一州晨出东方,守天关”。这里“天关”是一个星官的名字,所以只能说超新星出现在它东南方,或是停留在它附近(“守”)。总之,“星官”绝不意味着一片划定了边界的天区。许多情况下,一个“星官”只有一颗恒星(这应视为一组的特例),“天关”就是如此。            星官的组建和命名,早在先秦时代就已开始。现今传世的关于古代星官的系统记载,年代确切可考的以《史记·天官书》为最早。其中记载了92个“星官”,共500余颗恒星。这92“星官”又被分为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中五个“宫”。这里的“宫”仍不可与西方的星座或黄道十二宫等量齐观——这五个“宫”仍没有明确边界,故只能视为“星官群”。后来出现的“三垣二十八宿”,每宿也是“星官”;只有作为坐标系使用时,“宿”才是有边界的——经度上的边界就是该宿的“宿度”,纬度上则从北天极到南天极共180°,构成28个宽窄相差悬殊的瓜皮状条带。至于“三垣”,从来没有明确的边界;在理论上,它们是与作为坐标系的二十八宿重叠的,因为28个瓜皮状条带已经覆盖了全部天球。            二、星经            各“星官”及恒星的名称和位置,记载在古代的“星经”中。所谓“星经”,就是古代的星占学秘籍,这在古代是非同小可之物,天人之际的大奥秘,正在其中。“星经”的主要内容是对恒星位置的记述和关于这些恒星的星占占辞。            说到“星经”,不少人或许会想起“甘石星经”的名称。相传战国时楚国人甘德著有《天文星占》八卷,魏国人石申(又名石申夫)著有《天文》八卷;这两种书在唐代以前一直流传,但唐代以后就佚失了。现今在明朝人刊行的《汉魏丛书》之类的丛书中,可以见到一种《星经》,题作“汉甘公、石申著”,学者们认为这是唐代以后的伪作。            要说汉代的“星经”,真实可靠的倒是有一部流传至今——就是司马迁的《史记·天官书》。其中关于恒星的部分正是最典型的“星经”。不过《史记·天官书》还包括了行星、云气等方面的内容,是一部全面的星占学文献。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还有此前星占学历史的重要记载。            古代星占学家师徒授受,代代相传,也有门派之分。现在所知,古代最有名的是甘德、石申、巫咸三派。其中甘、石实有其人,生活在战国末年到秦汉之际;巫咸是古代半传说半神话的人物,那派星占学只是托附他的名义而已。关于甘德、石申二人的年代及活动,以及巫咸神话的解读,见《天学真原》,第77~88页。这三大门派的繁盛时期,大体在战国秦汉之际,此后渐渐不显。要不是到了明朝发生一件完全意外的奇巧之事,这方面的一些历史线索可能直至今日也难以真相大白。            明朝万历四十五年(公元1617年),有个士人程明善,自号“挹玄道人”,平素喜欢读些星象历法之类的书,又喜佞佛;这年他布施钱财,为一尊古佛重新装金,不料竟在古佛腹中发现了一部卷帙浩繁的古代星占学奇书——久已失传的《开元占经》。对于此书的真实性,学者们没有怀疑,因为历史上有多方面的确切记载。《开元占经》由仕于唐朝的印度人瞿昙悉达(定居长安好几代,早已华化)奉唐玄宗之命于公元718年(开元六年)编成。由于瞿昙悉达是唐朝皇家天文机构的首脑,能够看到许多皇家珍藏的秘籍,所以《开元占经》中保存了大量今已失传的星占学文献章节。            《开元占经》中用去整整六卷的篇幅,记述古代三大门派的“星经”内容,它们依次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说他那边一个学生因预科生的事

下一篇:没有了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:400-123-4567 传真:+86-123-4567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某某礼品礼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:织梦58 ICP备案编号:ICP备********号